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朔州歷史 > 詳細內容
走口外與走西口
來源:朔州日報 作者:熊高德2020-05-23 10:06:21
瀏覽字號:
0

清朝建立后,通過順、康、雍、乾四世150多年的恢復與發展,全國人口猛然突破三億,導致人地矛盾尖銳,后來加上天災人禍,大量內地貧民迫于生計向邊疆遷徙?!瓣J關東”、“下南洋”、“走口外”,成為清末和民國時期人口由內地向東北、向西北、向南邊疆、海洋遷徙的三大移民潮流。其中“走口外”,是成千上萬的冀、晉、陜等地的老百姓向北、向西走出長城關口,涌入內蒙古察哈爾、歸化城、土默特和鄂爾多斯等地謀生的大規模移民活動,但現在大多學者把這次移民潮稱作“走西口”,有的甚至認為走西口就是走殺虎口。對此筆者持有不同看法,認為這次移民潮應稱作“走口外”,走西口也是走口外;二人臺《走西口》走的不是殺虎口。理由如次:

第一,從反映移民生活的文藝作品二人臺《走西口》來看,男主人公太春等人走的是黃河東岸水關渡口而非殺虎口

其實“走西口”的由來主要是山西河曲民歌二人臺《走西口》的上演與流行,根據唱詞“咸豐正五年,山西遭年限。有錢的糧滿倉,受苦人一個一個真可憐”的時間線索,它的流傳距今至少有150多年了。這首民歌不但山西人會唱,與山西鄰近的內蒙、河北、陜西,甚至更遠一點的寧夏、甘肅也有許多人會唱。由此又可見其流傳之廣。二人臺《走西口》道出了一對新婚夫婦生離死別的凄苦與近代山西人出外謀生的艱辛,它的背后有著深刻的自然、地理、社會、歷史原因,生動形象地反映了清末和民國時期大型移民潮走口外的真實情形。這里有三點需要注意:一是《走西口》的兩個主人公孫玉蓮和太春都是山西貧窮的老百姓受苦人;二是坐東朝西之口才能稱的上西口,就像我們的院子開了個西門一樣;三是歌詞中有“坐船你坐船口,不要坐船首”,說明走西口需要坐船渡河。符合這三個條件的西口應該是沿黃河東岸的保德、河曲、偏關等坐東朝西的水關渡口,特別是河曲的水西門渡口(西口古渡),而非坐南朝北不用坐船的陸地險口殺虎口。

第二,從對現存資料梳理研究來看,西口不是殺虎口

歷史文獻中最早提到“西口”一詞的是清嘉慶年間編修的《烏里雅蘇臺志略》:烏里雅蘇臺“南至綏遠城(歸化城,即現在的呼和浩特市)俗曰西口,距五十四站,五千里有奇;東南至張家口俗曰東口,距六十四站,六千里有奇”。之后,道光年間編修的《定邊紀略》也有綏遠城歸化城“俗曰西口”的記載。光緒十九年(1893),俄國學者波茲德涅耶夫說過,在呼和浩特曾經多次見到官家的運輸車輛上標有“西口”二字,當地駐軍的號衣上也標有“西口”字樣。這充分說明“西口”是指號稱歸綏雙城(歸化城、綏遠城)的呼和浩特市,而非右玉殺虎口。

第三,從軍事要塞名稱的演變來看,殺虎口是由殺胡口演變而來的,從未稱過“西口”

歷史上殺虎口曾經稱作“參合陘”、“參合口”、“白狼關”、“牙狼關”,從明正統十四年(1449)命名為“殺胡口”,清乾隆年間改稱“殺虎口”至今,史料上從未見過把殺虎口稱作“西口”。

第四,從開邊互市的發展進程來看,殺虎口曾經是與張家口同樣重要的邊貿大口,但也僅僅是從殺胡口到殺虎口,未曾稱作“西口”

歷史上關于通關互市的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漢景帝時期,《史記·匈奴列傳》:“自是之后,孝景帝復與匈奴和親,通關市”。迆至唐宋,與邊疆少數民族的通關互市形成慣例,到明清開邊互市達到頂峰。特別是明朝隆慶四至五年(1570-1571)的隆慶議和之后,外長城上的各個關口大多被打開,進行商業貿易,但確定了兩個榷稅關口,一個是張家口,一個是殺虎口。張家口在東,殺虎口在西,因此就有了東有張家口,西有殺胡口的東西口之說。各種商販紛紛來往于殺胡口進行貿易,但此時走西口者都是商人。這一現象一直延續到清中葉。

因殺虎口地處蒙漢貿易樞紐地位,清順治七年(1650),在殺虎口開始設立中央政府的稅務監督機構——掛有“戶部欽差”匾額的戶部抽分署,戶部抽分署負責征收山西東起天鎮新平堡,西至陜西神木一線200多里的邊口出入稅。按照規定,“商人運載貨物,例須直赴殺胡口輸稅,不許繞避別處私走”。一時間,殺胡口買賣興隆,財源滾滾,是晉商、徽商、浙商通往俄羅斯恰克圖的貿易大口。后來改了名的殺虎口“日進斗金斗銀”,對清廷財政的貢獻以及山西、內蒙地區經濟的發展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也可以這樣說,殺胡口成就了晉商輝煌。后來隨著歸化城(今呼和浩特市)商貿地位崛起,沿外長城關口皆可到歸化城榷關課稅,殺虎口的貿易地位漸漸降低。但是,無論如何,殺胡口也僅僅是易名為殺虎口,現存權威資料上從未稱過“西口”。

第五,大量貧民出口被雇傭耕種或租地耕種,形成龐大的移民浪潮時,已不是一個走西口能夠包括的

被雇傭耕種或租地耕種這種經濟現象最早也可追溯到先秦?!妒酚洝ば倥袀鳌罚骸笆蓟实凼姑商駥⑹f之眾北擊胡,悉收河南地。因河為塞……起臨洮至遼東萬余里。又度河據陽山北假中?!薄氨奔佟奔唇顸S河北岸內蒙五原一代,該地地處北方,因以田假(借、租)與貧人耕種而得名。故《漢書·王莽傳》云:“五原北假,膏壤殖榖”。在蒙恬北擊胡時已名之為“北假”,可見被雇傭耕種或租地耕種這一社會現象在先秦已有。明代有這種社會現象,但發生在外長城以內的屯田傭耕中。入清,外長城已不是邊疆而成為內地。為了解決財政短缺和流民就業,從順治到乾隆初期,清王朝實行“借地養民”的移民政策,并允許蒙古王公貴族私下雇傭漢族農民開墾牧場,這時就有不少漢民越過古北口、張家口、殺虎口進入蒙地。到了乾隆中期以及嘉慶、道光時期,由于大量移民入蒙,隨之出現了租地、借款糾風乃至沖突事件,清廷不堪其擾,乾隆十三年(1748)發布了《流民私耕禁止令》,嘉慶十二年(1807)重申禁種令。移民人口一度被遏止。但到了咸豐、同治、光緒年間,國內天災(旱澇)人禍(太平天國運動)接連不斷,特別是光緒元年(1875年)至四年(1878年)之間出現了一場“二百余年未有之災”的特大罕見旱災。1877年為丁丑年,1878年為戊寅年,因此史稱“丁戊奇荒”。這場特大災害波及山西、直隸(今河北)、陜西、河南、山東等省,不僅使農產絕收,田園荒蕪,而且,餓殍載途,白骨盈野,慘絕人寰?!镀紧斂h志》載:“民以樹皮草根充饑?!薄端房h縣志》載:“大旱,餓死盈途?!薄队矣窨h志》記載:“右玉大旱,人相食?!别I死的人竟達一千萬以上。另有兩萬余災民逃荒到外地。一時間闖關東、走口外,逃荒要飯的災民扶老攜幼背井離鄉成群結隊,向東北、向北、向西北涌向東北三省和內蒙古。這也就是二人臺《走西口》產生的社會背景。這個時候饑民饑不擇路,豈是一個西口、一個殺虎口可走,長城上所有的邊關峪口都是逃荒口、逃命路。這就是“走口外”!右玉諺語:“一年一場風,從春刮到冬。白天點油燈,黑夜土堵門。男人走口外,女人挖野菜”;河曲保德諺語:“河曲保德州,十年九不收。男人走口外,女人挖野菜”;二人臺《走西口》:“二姑舅捎來一封信,他說西口外好收成。我有心走口外,不知道玉蓮依從不依從?!边@都是對當年走口外情景的真實描述。由于地理環境的不同,闖關東就是闖出山海關,走向東三省;走口外則是就近就便就熟走,哪個口近、哪個方便、那個口熟悉就走哪個口,西口也只是河曲、保德人就近熟悉的口,是所有口中的之一、之二罷了。

光緒二十四年(1898)到宣統三年(1911),是清廷勵墾時期。該時,日、俄勢力入侵,邊疆危機日益加重,國庫日益枯竭,許多大臣奏請開襟令,放墾蒙地,以實邊防。光緒二十八年(1902),清政府對蒙古地區實行全面放墾的“移民實邊”政策。長城附近貧民又一次就近就便就熟、大規模地走口外,如春潮般涌向蒙古大草原,形成了走口外的新高潮。據《中國社會通史》載,到達草原的人數至少在百萬以上。之后,這種現象一直延續到新中國建立初期。其時由于內蒙人力資源缺乏,內地各行業都有人走口外,直到1962年國家嚴格戶籍制度,沒有內蒙戶口的人員被壓縮回原籍(俗稱“六二壓”),這股走口外移民潮余波才告一段落。

第六、從移民潮的目的地和能夠容納移民的規模來說,應該是“走口外”,這與“闖關東”、“下南洋”是一致的

闖關東、下南洋、走西口,因為有東南西三個方位名詞,猛一看這三個移民潮的名稱好像很般配,但深入分析一下,你就會覺得很不般配?!瓣P東”是指三海關之東的東北三省,“南洋”是指中國南面馬來群島、菲律賓群島、印度尼西亞群島等地,都是能夠容納下成千上萬移民到那里謀生發展的很大的區域。西口呢?如果指地域,只能是歸化綏遠(呼和浩特市),但它既容納不了千萬移民,也不符合移民的實際情況;如果指關口,以西口代指所有關口很牽強,因為東口張家口也是移民之口,為什么不說走東口?“走口外”盡管沒有“西”這個方位名詞,但“外”同樣也是方位名詞。走出外長城上各個口之外,走到遼闊的內蒙古各地,則非常符合這一移民潮的實際。

總之,走西口不是走殺虎口,與闖關東、下南洋一樣發生在中華大地北部的大移民潮最客觀的稱謂是“走口外”!其實,中國人向來“安土重遷”,背井離鄉實屬無奈。在走口外的移民浪潮中,草原游牧文化與中原農耕文化進一步碰撞和交流,漢族居民把儒學為核心的中原農耕文明帶到了蒙古,“與草原人民共同生活,共同開發,在‘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’的廣袤的大漠上,不僅出現了良田萬頃,生產五谷的塞上江南,更出現了商賈輻輳,百貨雜陳的繁榮城鎮?!?《山西移民史》)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責任編輯:寧瑞婷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江西多乐彩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