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菊花飄香迎新年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陳永勝2019-12-29 16:58:10
瀏覽字號:
0

  今天是2019年12月29日星期日。再過兩天,2020年元旦的鐘聲就要敲響了。

  我坐在家里正為寫點什么而搖擺不定時,忽然看到花房里的9盆菊花開的依然妖艷多姿,似乎一下找到了靈感。那就寫寫這菊花吧,它能默無聲息地開到元旦,把它的幽香悄悄地奉送給這新的一年,實在也算是一種奇跡了,我不知道它的這種勇氣和毅力來自何方?

  菊花是雙子葉植物菊科菊屬一種花卉,它的別名有許多,如:黃花、秋菊、節花、甘菊、金蕊、金英等。據有關資料記載,菊花在我國的栽培歷史已有3000多年了?!抖Y記·月令篇》:“季秋之月,鞠有黃華”,說明菊花是秋月之花,當時都是野生種,花兒是黃色的。從周朝到春秋戰國時代的《詩經》和屈原的《離騷》都有菊花的記載?!俺嬆咎m之墜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就是《離騷》里的名句。這說明。菊花與中華民族的文化,早就接下了不解之緣。

  我國古代文人學士對菊花似乎情有獨鐘,把它譽為是花卉“四君子”(梅蘭竹菊)之一,今天的菊花,仍然是我國的十大名花之一,由此可見,國人對菊花的喜愛是永恒不衰的。

  我雖算不上文人學士,但對菊花也是十分喜愛的,從1984年到2014年先后蒔養過不少品種的菊花,但每年的數量都不多,最多不過5盆而已。今年不然,一下子就蒔養了30盆,前后陽臺擺放得滿騰騰的。對此,妻子說我有些“神經”。我隨口反擊:“你說啥叫神經?我這是給你美化家園哩!”

  2018年國慶節期間,濱河灣小區后面的七里河公園舉辦了菊花展覽,大約有上千盆吧,把公園門前的花壇和通往湖面的過道臺階擺的滿滿的,開的也姹紫嫣紅。據說,這是朔州七里河公園專門邀請北京某花卉公司前來展覽的。如此規模巨大的菊花展,在朔州算是首次,因此,觀賞的市民是走了一茬又來一茬,嘆為觀止。大約到了10月15日,展覽就要結束了。這家花卉公司出于清理場地的需要,說菊花不要了,連盆帶花一起送人,誰想要誰來拿。

  得到消息后,我中午顧不下吃飯,動員妻子和女兒一起去拿。我們到了現場后,三分之二的菊花已經送出去了,剩下的這三分之一大多是塑料盆爛了的,或者是花兒快開罷的,或者是枝葉損傷嚴重的。我從中挑選了不少品種和顏色不同的菊花讓女兒拉回家,細細一數,整整30盆。女兒不解地問:“花兒都快開罷啦,您兒拿回來做啥呀?”

  “明年還能栽?!蔽腋吲d地說。

  菊花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,用我們的口語說就是菊花是宿根的花卉。經過一個冬天的冷藏、休眠和養護,到今年谷雨過后,我買來花盆,配制好營養土,從開眠后長出的小苗中挑選三四根樸壯的枝芽栽植到盆土里,放在花房里蹲苗養護十幾天后,擺放在陽臺上,前后陽臺擺的滿滿的,30盆,一盆沒少。

  經過一個夏天和半個秋天的培養,我的菊花成長茁壯。到了9月初期,我開始給菊花綁架子,因為菊花盛開后,花朵的分量很重,花枝難以承受。所以,這是養菊花的一個小小麻煩,但也是一個小小的樂趣。同時,還要剪去營養不良的多余枝條,組織者是為了以后的花朵更大、更香、更妖艷。9月中旬,菊花就開始吐蕾了,從肉眼能看見的米粒大的花蕾開始,一天一個樣地長,待長到高粱顆粒大小時,還需要進行一次舒蕾,也就是要摘去一些不需要的花蕾。至于要摘去多少,主要看菊花的品種和特性了。從8月初期開始,花盆里營養土也往往被菊花吸收的所剩無幾了,因此需要定期定量給盆土追肥或葉面噴灑磷酸二氫鉀溶液,忙的人不亦樂乎。

  菊花是短日照植物,秋菊一般開放在國慶節前后。今年,我的這些菊花最早的是在10月5日開始綻蕾的。此時,朔州的氣溫開始劇烈下降了,尤其是晝夜的溫差愈來愈大了,菊花就得遷移回室內了。

  在我蒔養過的月季、大麗花、扶桑、木槿、桃柳、白蘭、令箭、曇花等眾多花卉中,從綻蕾到怒放,中間的時間長的不過一星期,短的不過半天,比如扶桑和木槿,便是朝開而暮落的,至于令箭和曇花那就更短了。菊花卻不然,從綻蕾到盛花期,少說也在一個月左右的,從綻蕾那天起,我每天早晨起來端詳一遍,只有些微的一點點變化,猶如古代一位剛剛出閣的媳婦一樣羞澀的不敢抬頭。

  菊花不開放,就好像新媳婦的蓋頭沒有揭開一樣,令人心焦。越是這樣,人們便往往越是想要瞅見一下??墒?,菊花比新媳婦還要拿捏八分,就是不想輕易讓人看看。大約到了11月中旬,忽然有一天早晨,一股淡淡的幽香彌漫在花房里、客廳間。這是菊花向主人發出的預告——“再過幾天我就要怒放啦?!?/p>

  果然不到一個星期,我這30盆菊花有一半進入了盛花期。從顏色是看,有奶白的、雪白的,有淡黃的、佛教黃的,有紫色的,也有墨綠色的,還有紫套黃色的,等等。從花的形狀上看,有寬帶型、荷花型、芍藥型、疊球型,有蓮座型、卷散型,也有翎管型、松針型,還有鷹爪型、龍爪型等等。用文氣的話來形容,這就叫姹紫嫣紅吧。女兒說,今年咱們的客廳和花房真像菊花展廳一樣好看。

  從理論上說,秋菊的花期是一個半月或兩個月。到了11月下旬的一天午后,我把客廳里的菊花也搬到了花房里,對著它們默默說:“只要你們能開到明年的元旦,我就愿意給你們燒一爐高香,哪怕只有一盆也好?!?/p>

  一個月不知不覺中就過來了,花室里竟然還有一盆紫色的平桂型和8盆白色的龍爪型、荷花型、翎管型菊花 寶刀未老般地怒放著,給我這貧寒的居室帶來了春天般的溫馨。

  再過2天就是2020年的元旦了,看樣子,我的這9盆菊花再開十天半月是沒有問題的。這就實在是神奇了,是品種的緣故嗎?是花室的溫度和濕度宜然嗎?我說不上來。是菊花通了人性等待著我的高香嗎?更是無稽之談吧。

  然而,看著花瓣先端開裂成不等長的爪狀的龍爪菊花,好像空中飛舞著的龍一樣生動時,我從心里感到“花開盛世”這個說法是極其美好的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江西多乐彩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