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棲息云龍湖
來源:人民日報 作者:王建2020-01-13 09:34:46
瀏覽字號:
0

  去年大雪節氣,云龍湖石甕倚月濕地景區,那只熟悉的銀鷗又如約而至。

  十年了,它從未爽約。

  幾個月前,它從蒙古國寒意漸濃的哈爾烏蘇湖啟程,翩翩南飛兩千五百多公里,一路風塵,棲落于徐州城南這片豐水之地。

  這是一只雌性銀鷗。早在2006年,德國鳥類研究專家安德烈布赫海姆親手為它標記翅旗,并在哈爾烏蘇湖畔放飛。

  當年11月底,徐州的一位攝影愛好者最先發現了它的倩影,并且清晰地拍到了它的翅旗編號:AD81。

  從此,AD81在徐州聲名大噪。

  每年這個時候,都會有許多熱心市民在云龍湖小南湖躑躅流連,翹首以盼。

  潔白的羽毛,敏捷的動作,親和的眼神……

  它的到來,驚艷了一湖碧水,驚艷了一城目光。

  在枯荷上飛舞,在山巒間游弋,在波浪里嬉戲,完全一副回家的感覺。

  所有的細節都表明,AD81閑適而又放松,心情很好。

  專家介紹說,極寒的季節、極寒的地區,不適合鳥類生存,所以寒帶的鳥兒冬季都會踏上南遷的旅程,溫暖、安全的地方是它們的目的地。從前,它們更多的是飛往江南,那里是它們認可向往的溫柔之鄉。

  而今,越來越多的候鳥選擇在徐州駐足,在云龍湖落腳,因為天生對氣候、溫度、食物敏感的它們,遷徙路上無意間發現了這片新的樂土。冬天,云龍湖就成了一個巨大鳥巢,萬鳥翔集,如同在開一場世界鳥類大會。云龍湖風景名勝區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我,近十年來,徐州向荒山進軍,在石頭縫里種出森林城市,環城七十二峰,山山美如畫,真的是一城青山半城湖。

  詩意地棲息,鳥類和人類有著共同的夢想。

  蘇東坡與云龍山有著不解之緣。公元1077年春天,他來到徐州。在此為官時,一項樂趣便是獨佇放鶴亭前,晨送鶴去,暮迎鶴歸。有時,送鶴迎鶴的間隙,他在飲鶴泉邊懷古,群羊坡上吟唱。做太守不到兩年,卻留下一百多首膾炙人口的詩作,光贊美云龍山的就有十幾首。這還不算那篇千古流傳的美文《放鶴亭記》。

  《放鶴亭記》中曾言“升高而望,得異境焉”“彭城之山,岡嶺四合,隱然如大環,獨缺其西一面”。其實,蘇東坡所言之“異境”,恰是位于“西一面”的云龍湖。

  蘇東坡曾想,“若能引上游丁塘湖之水,則此湖儼若杭州?!彼恢?,其后的圖景正如他所愿。1994年,云龍湖與西湖結為“姊妹湖”。徐州蘇堤也和西湖蘇堤一樣,有著許多關于蘇東坡的傳說、故事。十里長堤,如一首無字的長詩,訴說著云龍山、云龍湖的綿長韻致。

  云龍山上、云龍湖畔,到處都是青秀的山,湛藍的天,碧綠的水。還有林間虬枝,水下美味,頭上暖陽,這不正是鳥兒的樂園嗎?

  AD81的快樂生活,瞬間傳遍它的“朋友圈”。

  從十年前的孤身探路,到如今呼朋喚友、成群結隊,它成了銀鷗家族的“網紅”。銀鷗來了,斑鳩草雀來了,紅腳鷸來了,白腰文鳥來了,戴勝鳥來了……據說有專家調查論證,這幾年歡聚云龍湖過冬的鳥類已多達兩百多種。

  云龍山水的大美,被潔凈的藍天發現了,被朵朵白云發現了。從空中鳥瞰,云龍山蜿蜒九節,如臥龍寫成一個生動的“1”字,云龍湖東西兩湖碧波湯湯,如兩個圓融蔥蘢的“0”字,正好組成一個“100”的圖案,山水形勝,似乎在祝福著云龍湖的美好明天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江西多乐彩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