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童年趣事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岳子云2020-06-02 10:54:04
瀏覽字號:
0

  已是知天命的年歲,我漸漸變老。我懷念,是那個年代的我們永遠都不會再有的農家娃兒的憨厚和隨性;我懷念,是我們那代人童年的質樸,堅忍和耐擊打。我只想捕捉、拾遺、串聯起我們曾經的擁有過的趣味和浪花,那永遠都再回不去的時光和夾雜著土腥氣的快樂。

  努力搜索,有記憶和忘卻,有深刻和淡漠?;氐?0多年前,六零后的我們,有這些做陪伴,就是甜美溢香,暢然清爽的童年牽伴。

  借幾本泛了黃、卷了邊的小人書,幾個小伙伴坐在街門土臺上,津津有味的一看就是幾個小時?!抖山瓊刹煊洝?、《邱少云》、《半夜雞叫》、《雞毛信》至今記憶猶新。

  老鷹捉小雞;大一點的男孩當老鷹,張開雙臂瘋狂地左轉右轉逮面前尖叫的嘻鬧的一串串小雞,逮住一個“死”掉一個……,被逮住的“小雞”很氣憤,很懊惱,也覺得很沒面子,直到大家精疲力盡,大汗淋漓,方才罷休。

  我們跳“房子”;在樹蔭下用瓦塊畫上方格子,“房子”便蓋好,用一只沙包作游戲道具,先把沙包扔到第一間“房子”,然后蹦蹦跳跳、飛檐走壁、穿房越脊,把沙包順利帶回起始點,便大功告成。單腿、雙腿有規矩地輪番使用,跳一下午都不累。

  我們抓石籽;席地而坐,用一只手,熟練的拋著石子,一個,兩個……手巧的還要來個反手抓。五顆石子在土地上丟開,拿起其中一顆向上拋,趁上拋的石子未落下前,抓起地上第二顆石子,再接住向上拋的石子。如果拋起的石子沒接住,或者地面上的石子沒抓起或沒抓夠數量,或者抓的時候手觸碰了其它石子,就結束游戲,該對方開始。游戲結束時,誰贏得的石子多誰就勝利。

  “頂拐拐”是最累的,最比耐力的;需要技巧和力氣,兩人單腿膝蓋頂來頂去,誰先跌倒,或誰的另一條腿先落地,誰就輸翹翹。

  彈溜溜蛋;找一片人少辟靜或者沙地,挖幾個小坑,按規矩,彈輪回,誰彈的準,珠珠落入土窩多就是勝利,就是厲害。我們沒有玻璃球,我們只能找上好的堅硬石灰巖,破石、敲擊、打磨,幾個稱心的“溜溜蛋”常常需要好多天制作,才能溜光滑圓,精品成型。

  捉迷藏;一個人捂住眼睛,而其它小伙伴卻是想盡一切辦法的去找藏身之地,動了“歪心思”不能被找到。有的藏身于驢圈里,有的藏在碾房里,有的鉆進麥秸堆里,有的跑到隔壁墻根下……個個灰頭土臉,沒暴露便是特別的開心和得意。

  猜寶塔;一張正方形的普通紙,簡單的幾步折出一個塔,其實就是鼓起了的四個角,疊好后,寫上字,東四下?西五下?你要幾下?猜到什么就是什么,猜到什么就得做什么。這個游戲我和弟弟們經常玩,大部分是互相使壞,在每個角的三個面寫上“豬”、“王八蛋”、“粑粑”等等難聽的字眼,猜來猜去,大家嬉笑怒罵,樂不思蜀。

  翻花繩;兩個人用指尖上下左右細心勾拉,反反復復,就可以變出各種的花樣,有魚、有梯子、還有花格子……很是神奇。

  滾鐵環;那時候,經??梢钥吹揭蝗罕持鴷K兮兮的男孩子,推著鐵環奔跑在馬路上,嘩啦嘩啦的聲音很動聽,我用的鐵環是家里箍在挑水木桶上的;很沉,很耐用,滾起來蠻吃力。也不知道怎么能有我玩的一副,是家里就有多余的?還是祖上留下來的?不得而知。很慶幸,很自豪,我也有鐵環。

  騎馬;記憶中這個道具很簡單,用長而粗的玉米桿或葵花桿,再找一截高粱穗子桿橫插在玉米桿上,雙腿一跨,便是上馬?!暗脙厚{--”,幾個“尕小子”便前后左右馳馬瘋飛,一路尖叫,一路灰塵,房前屋后,巡來巡去,煞是精神氣派,得意在心。

  火柴槍這種玩具較奢華,我是玩不起的,只能瞅著別的小伙伴玩,那種祟拜是從頭到腳的,那種嫉妒是從前胸到后背的。

  摔泥巴;老家街門外不幾米士崖下有一處白膠泥,用手挖一些,放在自家門口石墩上,反復地摔打出泥的韌性來,當泥巴變得又軟又特別有彈性的時候,捏成一個硯臺大小的形狀,然后口朝下用手拿起它使出吃奶的勁往地上摔;游戲開始一個一個來,大家都拿著自己的“作品”拼命地往堅硬的地上摔,伸長了脖子,吸溜著鼻涕等待聽見誰的“叭、叭”聲更響亮,摔完后,感覺沒意思了,就拿著泥巴開始捏各種各樣的東西。那時手并不靈巧,只是隨便捏,有個模樣就行。有捏人的,有捏飛機的,更有調皮搗蛋的捏出了男娃生殖器,哈哈哈……,嬉笑怒罵亂作一團。

  打四角兒,也叫打元寶;游戲為兩人或三人一組,每位手中有若干個四角,看誰將四角打翻就可以把打翻的四角拿去,比得就是誰贏的四角多。準備打四角時,我常常是特意穿上父親的大襖子,有意不系扣子,目的就是打的時候帶起更大的風,能夠更好地把對方的四角掀起了打翻,贏足夠的多,讓對方心服口服。

  擠暖暖;寒冷的冬天,幾個孩子靠墻而立,一起用肩部的力量向中間擠,被擠出的人向旁邊去,再向中間擠,如此反復進行。即增添了情趣,又培養了伙伴們的協作精神。

  時代不同了,每個時代的人都會擁有自己兒時的回憶,每一個人的童年都會有時代的烙印,硬說哪個時代的童年更美好,哪個時代的童年不怎么好,都是失之偏頗的。

  子非魚,焉知魚之樂?

  盛夏的夜晚中,我常常望著小時候總也沒數清星星的天,總想把兒時夢都全部兌現……一起來“割韭菜”、“虎吃羊”、“彈弓”還未拉滿,“打瓦崗”還沒盡心,人生游戲才剛開始,童年已遠離半個世紀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江西多乐彩登陆